白洛漓

就一神经质,娱乐自己,希望你喜欢

变法

第一次尝试黑花就将就一下吧?
OOC慎入
欢迎提意见

      解语臣的话让屋子里的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一个脖子上额头上全挂着汗珠的大汉咧嘴无声地笑了笑,用手扇了扇风,眼珠却是盯着天花板;一个瘦小的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活动了下手腕,拿眼珠偷看左手边的一个精瘦老人,那老人等着解语臣。
  
        今年是解语臣接受解家的第五个年头。
  刚开始手里总是握不住实权的,五年里被解语臣一点一点培养了大半个解家的自己人,今日会议,便是对这些权势最大的老爷们提了一个还没人敢提它的要求,一旦他们应了下来,那这解家就要正式唯解语臣之命是听了。至于日后反水与否,暂时不做打算。
  
         “小九爷,我们看在九爷的面上尊称你一声‘爷’,你别太过分了。”那个老人终于开口,一屋子人神色不变,耳朵却都竖起来了。“你的分量自己清楚,要这么干,我田八第一个不答应。”
  解语臣笑,呷了口茶:“田叔,您这话未免有点难听了。不过,您今日若是想走,我也不拦着,请侯。”
  田八脸色一变,自己确实解家的老将人,这盘口规模不小,被后辈赶人可太丢脸了。好在来之前做足了准备,于是他站了起来:“小九爷,得罪了。小七,带人进来!”
  他冷笑一声,却不听脚步声,一时有点慌,又喊:“小七!”
  忽听得门外一物滚进,一人笑道:“田八,你可是在找他?”众人定睛一看,心中却一阵发毛。
  滚进之物不是别的,正是那小七的头颅。
  正它意间,田八 面色惨白,忽地大吼:“其他人呢?谁?是谁?”
  话音未落,又滚进一串脑袋来。粗一看有十多个,不小的屋内登时充满血腥气。
  饶是田八强作镇定,双手也不住发抖,不是害怕,是气的、这些都是田八花了大心思大价钱培养出来的最优秀的一批,本意是今天让他们制服解语臣,没想到解语臣请了不知是谁,直接无视了那一群火机,把这些忠心于自己的人才尽数解决。
  多年心血毁于一旦,但田八能坐到这个位子也定不是善道人。他强行冷静道:“阁下是谁。可敢一见?”
  无人答话,田八转头对解语臣道:“小九爷,你方才说,我要走,不拦,对吧?”
  “我说我不拦,没说他不拦啊。“解语臣收敛了笑容,”田叔,这是解府,不是你倚老卖老的地方。瞎子,动手。“
  田八脸上的表情凝固了。“黑……”一句话未说完,头上突然多了两个血洞,仰面倒下。
  黑匣子大大方方地走出来,看也不看脚下尚有余温的尸体一眼,站到解语臣背后,顺手端起来桌上解语臣喝过的茶一饮而尽。
  解语臣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有意见的走人,至于走不走得出去那就看你自己了。”
  一如刚开始那样安静。
  “田八仗着资格老就乱来,死有余辜,我愿听从九爷号令。”很快,便有一人打破寂静,剩下的人便似惊醒了一样,纷纷争着表态,虽说一半是惧这黑瞎子,也有一半是对解语臣小小年纪手段摆出的佩服,聪明人立刻把称呼变了。
  
        之所以杀田八,是因为他资格没那么老,还不是元老级的人物,但分量也不轻,足以杀鸡儆猴。这几年部分应上交的钱进了田八的口袋,引起了一些盘口的不满,杀了他不但起威慑作用,也能够收买人心。看来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解语臣满意地点点头:“接下来我们就把盘口做点小小的改动吧……”
  在众人看不见的背后,黑瞎子握住了解语臣的手。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