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漓

就一神经质,娱乐自己,希望你喜欢

假和亲,真结婚 [韩叶]

(刘浩粉慎入)



霸图同意了嘉世的和亲!?


自从三天前传出这个小道消息后,几乎人人都对此津津乐道或难以置信,几乎没有片刻清静,茶馆里立刻换上了新的本子,上演了无数部虐恋深情的戏码。

而嘉世高层终于对外证实了这一消息,并公布了和亲的人选,城内在片刻的寂静后炸开了锅,有激动昏倒的,有抗议拒绝的,还有万人血书的,各种据说“第一手消息”满城飞。


而与西城内浮躁吵闹的人群相对比,是当事人。

“叶哥,听说霸图的韩文清不仅长得凶悍而且脾气暴躁,你真的要娶他…哦不,嫁给他吗?”刘皓如往常一样笑着跟在叶修身后,只是说出来的话带上了满满的幸灾乐祸。叶修瞥了他一眼,并不搭话,倒是注意到了角落里一闪而过的年轻人。

叶修知道那是孙翔。第一天来见面的时候大概觉得自己能坐上这个位子是真的有实力,不遗余力地挑衅自己。在知道嘉世其实是把叶修送出去和亲之后,就一下子从叶修面前消失了。昨天还别别扭扭地来找叶修,到底是被叶修的几句话撩炸毛了。

这是一个傻得可爱又有潜力的孩子,只是不足以如今的嘉世。叶修想着,是不是让沐橙照顾他一下别傻过头了。他盘算着,忽视了跟着的刘皓。刘皓忿恨地盯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走了。


不同于嘉世的震惊与愤怒,或是大快人心,霸图是在抗议无效后果断统一了意见,连口号都用不着换:干死叶秋!①




不管各方人马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大婚的日子就到了,布满了喜庆红色的嘉世城内却没什么愉快的气息。


在这个震惊大事件的壳子下,经过有心人的包装与推波助澜,民众竟把愤怒的矛头对准了叶修——神龙见尾不见头,一定是他太自负了,导致战队不和,现在看到嘉世有走下坡路的迹象,转身就攀上了老对头卖身求荣……当然也有人据理力争,不相信叶修会背叛。总之双方吵得不可开交,几乎人人成了火药桶一点就炸。

至于他们的矛盾的源头么……此刻正在听忽然化身为老妈子的苏沐橙的唠叨。

等终于把叶修能用的东西整理出了一个极小的包裹,苏沐橙停了手,盯着叶修不放了。

“啧。哥又不是不回来了,跟老韩当了那么多年对手了他也不是什么落井下石的人,你……”叶修漫不经心地说了半句,又没了声音,干脆把手上的东西一扔,站起来松松地环住苏沐橙,像小时候一样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休息一年,然后回来,答应你了。”

于是苏沐橙把他推开,恶狠狠地说:“你给我好好过!”




两天后一个黄道吉日,叶修看见了韩文清。明明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却像平常一样板着张脸,就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的正气凛然的表情。

叶修忽然有点想笑,或许这一年不会太无聊了。







①记不清这句口号是原著里还是同人里的了,只是见过很多次,就拿来用了。有不妥之处请见谅。


唔悄咪咪来说一句——

这个系列的世界观什么的仅供参考,千万不要较真!另外可能会出现不同的CP,凡是有CP倾向的都会在文字开头标明,雷者慎入!

最后不要脸问一句,有没有哪位愿意加入一起写这个系列的吗【捂脸】,跪地求盟友啊。有这个想法的大哥(或者小姐姐)请扣微信1722454074(ಡωಡ) ,坐地等。
虽然很冷但是自娱自乐的精神还是要有的!

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包罗】



        罗辑紧张得手心出汗,站在操场上自班的队伍里,却全神戒备着。所有学生都因为莫名被学校广播叫下来排队而摸不着头脑,但罗辑清楚,这里藏着一只“节奏大师”,这么多人聚到一块儿,它肯定忍不住。


       大约一个星期以前,学校里开始有人发疯了———字面意思上的发疯。突然开始以很强的节奏感载歌载舞,连续十二个小时后昏迷不醒,医院也查不出个所以因为来。

       罗·理论基础良好·半吊子捉妖大师·辑,迅速在自己的记忆存库里找到了匹配项【节奏大师:侵占其他生物的肉/体后狂歌狂舞,吸干该生物的生命活力后离开,被侵/害生物在施害方死前昏迷不醒。】照理说这种妖用植物扰足够了,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吸干了两个人类……罗辑估摸了一下自己的战斗力,果断往悬赏平台上试探着投了稿———结果一下子排到了五十名开外。

       罗辑“......”

       本来他做好了短期内自食其力的准备,结果第二天一早就被广播喊下了操场。是联盟来人了?莫非是新人练手?他要干什么?罗辑不安地抓住了口袋里的捕妖网。


        身边的同学都懒散地聊着天,忽然一阵嘹亮雄厚的歌声传了出来:“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罗辑目光一凛,果然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个激昂的女声也响了:“第五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第一节……”被教务处主任支配的恐惧再度重现,经过其摧残的学生个个一脸凝重,动作整齐划一地做起了广播体操。其他人不明觉厉地一起做,带出的节奏感瞬间暴增。

        此时人群中传来不和谐的歌声乱了,很快那只节奏大师就从庇护的身体中逃了出来,一个人立刻从司令台上跃下,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就砸,硬是给砸出了一个坑来。

      罗辑:“……”

      曾经是个王者,后来它遇上了广播体操。

      罗辑在此前想了不下十种方案,还真是没想到这么……这么简单粗暴的。他也看不下去那人不知疲倦甚至乐在其中的砸,就把捕妖网递了过去。罗辑这才注意到那是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大的男生,武器是……板砖?!


        罗辑想他知道这是谁了:“你是包子入侵吗?”对方乐呵呵地看了他一眼:“是啊,你很崇拜我?那我收你做小弟好了!捕妖网?哦,不错啊。”

         罗辑;“……”见鬼,自己什么时候说崇拜他了?什么玩意儿就被收作小弟了?

      不过那个被叫做包子入侵的丝毫没有发现新收的小弟的思维已经跟不上了。十分利索地收拾了那只鼻青脸肿的节奏大师抗在肩上,兴高采烈地打电话给了售后服务平台。那边的接线员一听是兴欣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包子入侵,就感到头疼,听完概况后只得联手了微草雷霆,请他们派几位经验丰富,一定要经验丰富的前辈去解决。至于后续工作,就不是包子所关心的了,此刻他听说了罗辑是自学成才的,便坚持要带他去兴欣。


        于是请了半天假的罗辑目瞪口呆地站在学校大门口旁边的兴欣网吧前,被包子搭着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进去了。

      前台小妹抬头看了一眼,笑道:“包子回来啦?……带了个朋友?”包子答得无比自然:“是啊,我新收的小弟。”前台小妹摇摇头带他们上了二楼,忽然回过头对罗辑小声说:“包子一向脱线,你别在意。我叫唐柔,欢迎加入我们。”

      罗辑看见唐柔如此正常,顿时交心不少,原本只是看看的心思收了起来,认真考虑加入兴欣,对唐柔感慨地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以自己的水平人家还不一定要,不由得有些紧张。

      上了二楼进了一个隔间,罗辑首先看到一个叼着烟的男人,就听见身边的包子喊了一声:“老大!”

      罗辑:“……”

      那人见怪不怪地应了,一边问了他们几句一边拎过了捕妖网。最后说起罗辑加入时,他倒是很痛快地答应了。包子很是高兴,立刻安排罗辑跟自己一个房间,拉起罗辑去参观,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而此时,罗辑在兴欣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作为一个泪点巨低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每一篇同人里,生死离别都没有选手退役的时刻戳我泪点的时候。

一想到他们所有人把青春先给了荣耀,也曾经意气风发,也为战队做出了牺牲,也有过因为失败而痛哭,接着成长,时间磨去他们的年少气盛,留下了他们对荣耀的热爱……然后他们开始状态下滑,会被小辈挑衅。退役离开,慢慢地很少有人记得他们……虽然很清楚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荣耀也会有新的未来,但是每次一想到这个就心里堵得慌。

看到他们燃尽一切,然后有些人从此斩断了与荣耀的联系消失不见,有些人割舍不下情怀流了下来。

忽然就会泪流满面。



——苦逼三党偷闲看文忍不住念叨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一代武侠宗师查良镛


金老走好


从此世间再无金庸新传奇





科学献身[双杰]

“……所以每个物种的结构都有独特之处”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整理着文件,忽然露出一个向往的表情,“微草人死后是没有尸/体的,真想亲手摸一摸活着的人啊……”老教授不管给学生留下了什么印象,结束了一天的课便旁若无人地抱着比自己头还大的某种妖的骨骼走了。

亲自上手摸一摸……?张新杰显然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兴冲冲地回家,几乎是小跑的。



正倚在沙发上单手抱电脑,给昨天一场行动做善后工作的王杰希收到了张新杰召唤他去实验室的消息,便利索的把工作丢给了刘小别,愧疚了0.1秒后跨上扫把出了微草。

委实说王杰希挺不喜欢张新杰那间阴森冰冷的实验室的——特别是那架前不久才搬过去的真人等高骨架,简直让人毛骨悚然——真不知道叫他去实验室干什么,难道终于忍不住要把自己切片研究了?


淡定如王杰希在听到张新杰叫自己脱衣服时,也忍不住面色古怪的盯了张新杰一眼。但是在看到对方满脸严肃,觉得这个“脱衣服”大概只是字面意思,并没有什么引申含义。

于是光着膀子的王杰希默默地听了自家小医师简短的解释,默默地看着张新杰心无旁骛地对自己上下/其手并不断地记录,又默默地咽了口口水。

等张新杰终于忙完了,王杰希一把将他按在实验桌上,盯着对方因为采集到珍贵信息而略显兴奋的眼眸,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你摸完了……是不是该我了?”


张新杰几乎是瞬间懂了对方的意思,张了嘴还没说话,便一股脑儿全堵回肚子里去了。

实验室的大门锁着,只有门边的骨架注视着这一伤/风/败/俗的活动。

sir已失去控制[伞修]

当魏琛每次嘲笑叶修没有手机的时候,叶修总是无奈的笑笑说:“是啊!都多大人了还没有个手机,想当年哥也是个有手机的人,只不过它和我的伞一起落在了南山……”


兴欣众人不顾叶修的反抗,愣是把他一大早从温暖的被窝里挖了出来,说是要带他去看手机。

叶修踏进了手机店,琳琅满目都是新盈的高科技产品 可是叶修打心眼里一点都不在意有没有手机这个事情。正打算随便挑一个了事的时候。余光不经意中瞥到了一个角落。叶修鬼使神差的走到那个柜台前停了下来。指着一部看上去有些老旧的手机对着前台小姐问道:“请问,这个怎么卖?”

一旁的陈果见状凑上前仔细打量了下那部被叶修“相中”的手机说:“我说叶修,这都是好几十年前的手机了吧?你怎么会看上这个?这个怎么还在卖啊?”

叶修有些尴尬的开口说:“我这不是……”

“这位小姐,这虽然是十年前的手机了,但是除了外型。其他的程序以及零件,厂家都有更换,性能非常不错!这位先生可真是有双火眼金睛啊!”一旁的经理走过来说道。

叶修先干笑了两声。天知道他只是看着那手机有点眼熟而已,然后不露声色地说到“老板娘你就别操心啦!就买这个了!多少钱?”

“一共是2000元,先生请问您是支付宝转账还是微信……”不等他说完叶修大爆手速从口袋里摸出许多毛爷爷数出20张往桌上一拍,拿起手机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店铺,其间还点了个烟。没走几步突然又折回来,向经理伸出了手“充电器。”众人:“……”经理:“……”(经理:生活已经要对我这个小经理动手了吗?)


回到网吧后叶修把手机往桌上一放就回去玩荣耀了。QAQ 等到了下午叶修才想起来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东西。于是打开门问陈果:“老板娘,你看见我手机了吗?这么大个手机。”却见兴欣众人围成一个圈正在摆弄着什么东西,他凑上前去只听见陈果大叫着:“叶修,你这买的什么破手机啦!开机都开不了!”叶修接过新手机,按上开机键,手机亮了,而且还隐隐发烫,不过不了解手机的叶修并没有多想。后来,后来他想起这事的时候,后悔得恨不得拍死那时的自己。

自从叶修有了手机之后,生活便更加丰富多彩(bushi)。打打游戏,听听小曲,滋润的不得了。只不过每当他抽完烟后打开手机,手机总是跳转到百度页面并搜索着吸烟的危害,以及肺癌的资料。一回两回叶修并不怕,多了绕是叶修这一个大男人心里也有点发怵。

直到有一天,刚抽完一根烟的叶修打开手机时看见不知何时打开的Siri对他打出一段话:“吸烟有害健康,把烟戒了吧!”叶修盯着那一行字愣了一会,然后猛的把手机屏幕朝下扣在了桌子上。心想:我不会买了一个有思想的人工智能然后它要反人类吧?并在心中计算了下人类获胜的机率,最后悲剧的发现不会计算后果断放弃并立即拿起了手机准备拨打110,然而发现手机根本解锁不了后放下手机,准备大声呼救时,手机上又出现了一行字“我没有恶意,请不要害怕。”

叶修:“……”现在人工智能还会读心术了咋的?吐槽归着吐槽,叶修手上却一点儿也不含糊的把手机推得离自己更远了些。

手机:“……”突然意识到那个人工智能可能感觉到自己的动作的叶修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开口道:“哥这不是…太惊讶了么,你叫什么名字啊?”那端的手机少见的沉默了,屏幕很快暗淡下去,当叶修停了一会儿以为它不愿意回答的时候,一个少年的声音传入了耳朵,隐隐还有些金属质感:“RY-0529号荣耀智能手机语音助手虔诚为您服务。”叶修:“……”敢情你顿了这么久是查自己的型号去了?叶修觉得自己需要玩个荣耀冷静一下,于是他叹了口气又坐回了电脑前,插卡登录游戏,娴熟地操纵着君莫笑行云流水般穿梭在人群之间,突然间,那人工智能说到:“RY-0529号荣耀智能手机语音助手已自动为您开启防沉溺系统,剩余时间。3小时54分钟。”叶修的手肉眼可见的抖了一下,引得游戏中的人物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叶修觉得他已经无语了,连嘲讽都不想嘲讽,这个人工智能时而聪明,但又恰到好处的十分傻逼,叶修表示他驾驭不了。他在心里打算着后天就把他给还回去。然后就若无其事的玩起了游戏。

当老板娘招呼着全员下楼吃饭时,叶修应了一句。继续把手里的副本打完后,才慢悠悠地走出了训练室,很显然他是忘记了手机这种东西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叶修准备去睡觉的时候,才顺便把手机丢到了自己房间的桌上后倒头呼呼大睡。



几天过去了,一人一机相处的十分融洽,一天夜里,叶修和他的手机坐在电脑前,叶修点起了一根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一瞬间,烟雾弥漫,遮住了他的脸,就像罩上了一层薄纱,令人看不真切。他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夹住那支烟,抖了抖烟灰,微启薄唇说道:“我有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后来他死了。我这辈子大概都见不到他了吧!”说完重重地叹了口气。

平时唠唠叨叨跟个老妈子一样的手机沉默了。叶修挑了挑眉,一时间一人一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有些压抑。叶修依旧在那里吞云吐雾。久到叶修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却听见他轻柔而又坚定地说:“会的,他会回来的。”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么……欢迎回来,苏沐秋!”




后记:“你…你怎么认出来的!”苏沐秋大惊失色

叶修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声音变了吗?重金属谁不会?”说着叶修来了段Rap。

rock and roll!(不,不是,划掉)

“你…你怎么认出来的!”

“呵,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小把戏?你哄虚空双鬼呢!?”

不过,欢迎回来,我…我想你了……

苏沐秋轻笑一声,他又何尝不是呢……





注:原作者佐小淅,友情修改并代发。

我不是泡沫(下)

绘梨衣一直就是一个沉静和深思的孩子,现在她变得更是这样了。

她的哥哥问她,第一次升到海面上去究竟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人鱼叹了一口气,向自己的鱼尾巴望了一眼。


过了一周的时间,上衫越把他三个孩子召集起来,说是要"迎客"。

这下可热闹了。

海底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外人来了,至少就近百年来,几乎没有人是被"欢迎"进来的。

大伙儿都兴冲冲地嚷嚷着,交换着并不靠谱的小道消息(谁知道来的是什么物种呢)。一片忙乱中,唯有绘梨衣还与往常一样。


一片兵荒马乱之后,客人们准时驾到。

那真是一个壮丽的场面,人们在陆地上是从来不会看见的。

迎客厅被过分兴奋的人们装饰地五颜六色——特别是成千成百草绿色和粉红色的巨型贝壳一排一排地立在四边形成墙壁,这是源稚女的主意。

鱼呀虾呀海草啊全都挤在一块儿,亏他们还记得给上杉越四人(鱼)让条道。

来的人长了两条腿,一个头发金色,一个红色,一个黑色。

看见他们,绘梨衣就瞪大了眼——这不就是那天落水的人!

对红发女孩显然也认出她来了,转头说了一句什么,三个人便齐刷刷盯向绘梨衣。


这场欢迎会,绘梨衣整个儿都心不在焉的,直到宴会散了才借"参观学习"的名义走到那个黑发男孩边上——路明非!

这三个人类原来是有龙族血统的,几个不同国家的混血种聚到一个学院里,学院让他们多了解了解与龙相似的生物,他们就跑这儿来了。完全看不出他们原先是做什么的。

这两天绘梨衣与路明非便一直脱离大部队呆在一块儿,以至于路明非走后,小人鱼便有些浑浑噩噩了。

两个哥哥大概地猜到了小妹妹的心思,在他们商量好怎么开导绘梨衣,她就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绘梨衣要登上陆地去——她决定去拜访那位海底的巫师。虽然小人鱼一直是有点儿害怕他的,但是这也许是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小人鱼于是走出了花园,向一个掀起泡沫的漩涡走去——巫师就住在它的后面。

她以前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水像一架喧闹的水车似地漩转着,把它所碰到的东西部转到水底去。

绘梨衣把眼睛只张开了一条缝,越过了漩涡。

漩涡之后有一块空地,在这块地中央有一幢小房子。巫师正在大门外看书。

绘梨衣惊讶地发现巫师也是有双腿的。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窝在椅子里的年轻巫师抬起头,绘梨衣猝不及防被一双黄金瞳盯住了。

她磕磕绊绊地说了自己的目的,年轻的巫师提了两个条件。

"一个是规则,你必须付出相印的代价来交换。"他冷冰冰地回答。

绘梨衣在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反正她也不爱说话,那就不要了声音,巫师同意了。他一边在一桌子瓶瓶罐罐里挑了几样混在一起,把药水装在小瓶子里,一边说:"另外,我希望你能帮我带句话……"

绘梨衣正等着下文,巫师的声音却轻了下去,察觉到面前小人鱼的疑惑,他摇了摇头,说声"算了"。

巫师取走了绘梨衣的声音,便重新回到椅子里看书了。

他没有送客,绘梨衣踮起脚尖轻轻地离开了。她给哥哥和父亲留了字条,然后一摆尾,直向水面而去。


"路明非,有姑娘找!"

躺在宿舍床上的路明非一个激灵弹了起来,在室友不怀好意的目光中走了出去,出乎意料地看见了一个红发女孩儿。













后记(?):写的有点凌乱,而且很短(在我的想象中很长的啊!怎么这么短啊),bug请忽略。巫师是楚师兄大家应该看粗来了吧?至于他为什么在这里,设想是多次暴血,血统不稳定,就只好把他送到这里来了…然后这样那样…要是有机会的话把这个故事补上。

啊人物OOC不要打我……

【鞠躬】